相关文章

探访上海创客中心 为创客提供的办公室有何不同?

  梦想开始的地方都可能非常拥挤。

  “足记”团队在上海创客中心的不到20平方米的隔间里,靠着不到10人的团队打造出用户量超过千万的App,现在这里早已“人去楼空”。“足记”到哪里去了?

  联合创业办公社的创始人郑健灵给了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答案:“足记”团队正在迅速扩张,搬到这个办公社另一个更大的空间去了。

  也许创客和创业者的梦想还不能盈利,但是创业空间的提供者已经走上了商业化道路。可变化的空间、丰富的创业团队、提供咖啡和简餐,联合创业办公社给了办公室更多的想象空间。

  整合资源来帮忙

  “足记”希望让人生活在电影里,而联合创业办公社则让这里的创业者生活在互联网里。

  一如传统写字楼招租户需要对租户进行挑选,以便满足写字楼的整体品质,并希望租户之前的业务互相有所往来,这样可以节约租户的时间沟通成本,同时使得该写字楼租户不易流失。联合创业办公社也有类似的理念,但是目的却是造成一个资源互补的社区。

  “进驻我们这里的创业团队以互联网为主,我们也经过了筛选,希望这些团队都有互联网精神,这样利于它们之间的互助交流。”郑健灵告诉记者。

  有趣的是,联合创业办公社本身也是一家创业公司,一家为那些创业公司提供创业空间的创业公司。这里有95后做游戏的团队,有做创业指导的团队,有给创客提供空间的“新车间”。

  “我们希望自己一直在路上,这样我们才可以更好地和那些创业者交流,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有新的想法。”郑健灵说。

  郑健灵举例说,他这里的租客就有一个专门做互联网人力招聘的创业团队。“一进入我们的社区就能接到其他创业团队的单子,帮那些创业团队做人力招聘。这个就是资源互补,创业者的时间都很宝贵,他们在解决用户的痛点,而我们通过整合资源来解决他们的痛点。”他说。

  这更像是给创业者一个平台,能够快速地找到互补的团队。有了这样一个圈子,就有了一个互相交流的氛围,因此联合创业办公社的咖啡厅总是挤满了人,大家都在这里休息和交流。互联网时代的特点是分享,在这个办公室里大家都在分享自己的信息和知识,从而创造更多的火花。

  “合租”办公+特色服务

  记者了解到,联合创业办公社下的上海创客中心一共有1500平方米,里面可以容纳300人办公,价格是每人每月1380元。若是按照每人每月1380元计算,这个项目每个月收入41.4万元,折合日租金为9.2元/平方米。

  这个价格是按照工位来进行计算,与传统写字楼的平方米算法不同。莱坊提供给记者的数据显示,2015年第一季度上海甲级写字楼平均日8.9元/平方米,由此也体现出了解决痛点的成本高昂。

  不过,郑健灵认为:“团队有几个人就算几个工位的价格,会更加灵活。这就像朋友合租房子一样,大家一起合租这个办公社区。这些创业者租不起一层写字楼,就来这里合租。”

  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采访多位创业者获悉,之所以愿意选择在这里办公还是看中其综合价值。由于地处静安区市中心、交通便捷,大大降低了创业者的时间成本和沟通成本。而更重要的是,很多人才都只愿意在繁华的CBD上班,创业公司本身就难以招聘到人才,若是办公位置太偏僻,根本招聘不到合适的人才。

  “这里成为一个圈子,风投和我们都很熟悉,更容易对接到合适的投资人。创业者时间很宝贵,这些都促使他们选择我们这样的空间。”郑健灵说道。

  其实,闵行、宝山等地都有创业孵化园,这更适合偏制造的创业者去创业,而互联网因为偏重于对人的要求,所以也不得不考虑承受这样的高租金。

  “随着办公场地资源的释放,以后我们也会看到包括旧仓库、老厂房在内的更多非居住用房成为企业的办公场所。而未来办公室将出现更多生活的服务,使得工作办公成为一种生活方式,比如咖啡厅、健身房等体验。”莱坊董事及上海研究咨询部主管杨悦晨告诉记者。

  郑健灵也在想办法继续扩张。记者了解到,目前联合创业办公社在上海已经有3个地点,每个项目都根据不同的需求来搭配不同的创业团队,提供资源整合。

  在郑健灵看来,“我们每个月给每个团队提供20小时的公共会议室服务,每周提供创业辅导和培训,经常组织风投和团队进行对接,这些服务都是免费的,这些软性服务使得社区不可能被复制。”